12/28

This post is intended to be a non-English post due to its special focusing. 此文章因特殊侧重而无英文版。

一直没时间总结一下我这次赴美对社会的新的体验,这次把最近数月遇到的一些小事儿一起做一个整理,以满足读者的好奇心。

从独居老人一窥普通民众

我一开始搬入的宿舍是学校在社会上租的公寓,楼内除了我们学校的同学以外还有很多社区上的居民。有一天深夜,我在临睡前下楼查看信箱,处理信箱里积攒了一个假期的给上一个房间主人的垃圾邮件,正当我犹豫不知道这些邮件怎么办时,一位六旬老太开着轮椅进入了收发室。

她看见我在犹豫地扔邮件,于是问我:“这是给你的邮件吗?”当我告诉她这坨邮件里面有不署名的垃圾邮件和署名的邮件,而我在扔的是未署名的垃圾邮件时,她给我说了一大通不应该乱扔别人邮件的道理,然后肯定了我扔未署名垃圾邮件的处理方式。她非常热心地告诉我邮局有一项转发邮件服务,会在户主人搬走以后把邮件转到其新地址;她还示范如何操作就可以把这些邮件退回邮局;她教我在信箱里写上我们室友的名字,邮递员在投递的时候就会把署其他人姓名的邮件直接退回。波士顿居民的热心我已经见识到了,而且这其实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国人民的规则意识了:邮件不是给你的你就不应该随便处理。

看的出来她是想找人聊聊天儿,她看到我手里有一封人口统计局的邮件,于是跟我聊起来了政治。她说人口普查对政府很重要,所以他们会非常热心地不停地发邮件。地方政府需要根据人数来向州政府要经费,地区如果需要修个路的话地方政府会根据附近居民人数决定是否修,然后她就顺利成章地对美国政客进行了标准式的批判:“这些政客就是整天说一些鬼话,从来不关心我们的生活。我反正一直不理他们的人口普查问卷。”然后她又聊起来半夜有“人口普查员”敲门的事情,她说她绝对不会开门,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是普查员,还是坏蛋呢。她翻了翻她的信箱,看到一份广告,然后给我说其实广告对她还是挺有用的,能省点儿钱不是省吗?

看起来民众们其实跟国内的差不多,可能规则意识强一些,对政治以及政客还有他们的那些口号没有国内那么在意和关注(准确地说是嗤之以鼻),对人的戒心很强但是又很热心。反观国内:规则意识是一个大问题,社会需要靠规则组织起来,不然社会就失去了其原有的作用,然后便不会稳定;国内似乎对政客们的那些口号非常关注,尤其一些人热衷于西方政客的那些口号,然而戏剧性地是似乎他们的民众一直都把这些是做鬼话连篇的东西。

从GRE考试到社会化的考试服务

我在这边考了一回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GRE),在美国这一类考试都是在附近的考试中心进行,而这些考试中心其实就是一些专门用来提供考试服务的考试公司(国内对应的叫做教育部考试中心)。考试中心提供的是考试服务,本质还是服务。

那天早上我按照国内的要求很早就过去检录了,监考员非常和蔼地帮我在候考区办手续、告诉我怎么使用储物柜。候考区里考生准备的考试五花八门,似乎当天就两个人再考研究生入学考试。稍等片刻后,监考员带我进入考试区,进去之前跟ETS视频上一样,监考员跟我坐着介绍考试中间的要求和如何召唤监考员、中场休息时应该怎么做,然后就是一样安检了。他让我把所有的口袋翻出来检查,还说了一个什么我听不懂的东西,见我没听懂,他便耐心地面带笑容地连解释带比划,然后我明白了是我牛仔裤的一个我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在腰带附近的一个小口袋。

这要是在国内,监考员见我听不懂,如果不说几句难听话,估计就该直接动手自己去翻我的口袋了;给我的感觉还是规则意识,还有非常注意尊重他人,别人的隐私(口袋被认为是隐私)不能碰。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修养,这个在这边尤其明显:这边的有些同学修养一般,而有些同学非常有绅士风度,说话、做事上很少跟人红脸或者发脾气,而修养通常能够通过衣着等外观区分。

理发店员工对中国大妈的羡慕

搬到新宿舍以后,我有一次去附近的一个理发店理发,给我理发的员工是一个约五十岁的女士。她跟我聊起了上个暑假接待我所在学校的暑期学校学生的经历,主要就是那帮从南美来的孩子非要喝酒,而根据当地法律21岁以下儿童严禁饮酒,于是她坚决不允许而且断然拒绝帮他们买酒,而那些孩子们反驳的理由是他们家里“他们家长跟他们一块儿喝”,她想听听我一个国际学生对这个事儿的看法。当然,不用说入乡随俗了,从这位女士的做法我又一次见识到了规则意识。

后来她聊到了她的每周五个工作日每天的工作都不一样,这对我来说倒是个很神奇的事情。她理发的地方是说西班牙语的人聚居的地方,她做医疗护理的地方是非洲裔聚居的地方,而她去当协警则是在唐人街。她说每次早晨在唐人街总能看见一群大妈在那里练太极或者舞剑,她非常羡慕这帮大妈这么有活力,她说“真是搞不明白这些老太太们哪儿来的这么多活力”,还给我示范了一下她看到的舞剑,学得之像令我不禁捧腹。

政府机关严密的安保

今天中午去食堂的路上,我顺路拐到了我以前从没去过的一个方向,去一个政府机关办理一个没有社保卡的证明(主要是办这个州的身份证需要用)。那个社保管理局是在一个民用建筑里面,于是大楼还算正常。结果一进社保局的那个玻璃门,还是有安检门,警卫人员还是要进行安检,而整个办公区其实也就一件教室那么大。

大厅里一副政府机构的典型布置,墙上挂着美国总统和州长两人的画像。这边倒是挺注意隐私的,办事窗口之前用墙隔开,对着大厅的窗口前面还有一个影壁。每个窗口那里居然装了1英寸(约2.5厘米)厚的防弹玻璃,比银行都搞得夸张。只能说这里跟国内的银行很像,而银行布置跟国内的政府办事大厅很像。

  1. 有意思